成渝向“三極”學什么(下)|協同共生,凝聚力怎么來?

來源:川觀新聞 瀏覽2762次
(原標題:成渝向“三極”學什么(下)|協同共生,凝聚力怎么來?)

川觀新聞記者 王國平 袁城霖 劉付詩晨 吳憂

“‘十三五’規劃期間所有京津冀干線公路對接路全部完成路線方案對接。”

“生態環境聯建聯防聯治跨上新臺階。”

“產業對接協作開創新局面。”

到京津冀地區采訪,正值一個特殊的時間——按照《京津冀協同發展規劃綱要》,京津冀協同發展的目標分為近期、中期和遠期,中期目標正是到2020年。《綱要》規劃了交通、生態、產業三個需要率先突破的重點領域。7月底,河北省人大常委會審議了《關于京津冀協同發展中期目標完成情況的報告》。報告中稱,中期主要目標將如期實現。

提升區域發展中協同共進的凝聚力——這是“三極”發展的源動力,也是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建設值得借鑒的經驗。

頂層設計 賦能區域經濟發展

“非常期待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建設規劃綱要的出臺。”采訪時,幾乎所有的專家學者以及四川各級干部群眾都表達了類似期待。

中央黨校(國家行政學院)經濟學教研部副教授蔡之兵說,規劃綱要是區域協同發展最重要的“指揮棒”,各項工作需要在綱要的指導下,有序推進。

上海市發展改革研究院副院長魏陸進一步解釋,當長三角地區發展到一定階段后,“有些層面,特別是因為行政區劃等原因,對產業層面一體化發展形成掣肘。要繼續往前走,就必須沖破這些藩籬。”

2003年國家編制“十一五”規劃時,便提出了成渝經濟區的概念。西南交通大學區域經濟與城市管理研究中心主任戴賓參與到國家“成渝經濟區發展思路”的課題研究,說當時兩地還在為叫“成渝”還是“渝蓉”進行爭論。

多位專家表示,頂層設計的有效引導,能夠使區域之間的協作更順暢、更深入,也更容易形成發展的凝聚力。

國家社科基金重大項目“基于區域治理的京津冀協同發展重大理論與實踐問題研究”首席專家葉堂林以京津冀地區為例說,除了國家層面的規劃引領,在實際執行層面,三地政府也積極響應,出臺了一系列專項規劃、協同發展意見、專業領域協作框架等政策文件具體指導實踐。這些專項規劃,保證了綱要的落實和實施。

“區域經濟發展戰略,一定是跨地域、跨行政區的,城市定位做得不好,協同發展的難度就會加大。”蔡之兵說。

目前,重慶和四川已經先期對各自轄區內的城市定位進行了明確。

在魏陸看來,城市群發展是一個漫長的過程,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和長三角地區間的城市格局、經濟基礎、協作程度雖不同,但也有可復制的經驗可循。特別是涉及跨省協同發展,沒有清晰的思路和規劃,后面無法壓茬推進。

區域協同 構建統籌協調機制 

河北和天津簽訂了生態補償協議,重新構建上游保護地區和下游受益地區之間的關系,解決長期存在的“環京津貧困帶”問題。這是京津冀地區生態環境聯建聯防聯治的一個縮影。

長三角地區也明確了上海青浦、江蘇吳江、浙江嘉善為長三角生態綠色一體化發展示范區。

報道組在采訪中發現,在頂層設計的引領下,“三極”的協同發展,都采取了分領域、分階段的方式推進,并制定了相關領域、階段的目標。“分領域、分階段進行,能夠讓這件‘很大的事情’有一個個看得見的抓手,通過一個個階段性的目標,達到最終要達到的目標。”廣東省“十四五”發展規劃專家委員會主席團副主席陳鴻宇說。

類似的思路,在成渝的一些領域已經開始探索。

遂寧和重慶潼南區,正在制訂遂潼兩地水生態補償具體實施方案;四川安岳縣和重慶大足區,合作探索石窟保護,等等。

“在解決小問題的過程中,不斷磨合交流創新,對更大‘硬骨頭’的解決也有促進作用。”魏陸說。

對于跨區域合作來說,其中一塊“硬骨頭”就是如何構建統籌協調機制。

北京的通州城市副中心,和接壤的河北“北三縣”開展“四統”探索,即統一規劃、統一標準、統一政策、統一管控,旨在探索跨區域一體化的發展路徑,做出示范。位于粵港澳大灣區最東端的深汕合作區則探索“飛地”治理模式。

目前川渝之間也在做類似探索。瀘州市發改委相關負責人表示,將高水平規劃建設瀘東新城,推進與重慶永川區建設川渝融合發展示范區。

達州也在加快建設萬達開川渝統籌發展示范區。達州發改委相關負責人介紹,目前已經形成了《萬達開川渝統籌發展示范區戰略研究》等3個研究報告。同時還成立了達州市推動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建設暨創建萬達開川渝統籌發展示范區領導小組。“我們將重點協同萬州、開州探索經濟區和行政區適度分離改革,深化經濟、財稅體制等重要領域改革。”達州發改委上述負責人說。

不久前,四川派出51名干部赴重慶,重慶也派出50名干部來四川,開始為期一年的掛職或頂崗鍛煉。“互派干部掛職是深化川渝協作,加強兩地戰略協同、政策銜接和工作對接的重要載體,將為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建設提供有力的干部保障。”四川省委組織部相關負責人表示。

產業協作重構成渝雙核的產業體系

 河北滄州,根據其自身條件,全力承接北京的生物醫藥產業生產原料藥,截至目前,簽約落戶渤海新區的藥企項目共有151個,與北京藥企總部形成深度產業協作。

在粵港澳,已經形成了廣、深、港做研發,東莞做轉化的產業路徑。

區域協作的重要支點,就是產業協同。

川渝兩地產業如何協同?在兩地目前業已出臺的相關文件表述中,都賦予極大期待。

由于資源稟賦和區位條件的近似性及歷史原因,面對趨同性極強的電子信息、裝備制造等產業,各方大膽猜想,成渝兩地極可能出現世界級的萬億產業集群。

但現實挑戰同樣存在。“競爭依舊大于協作。”一位負責招商的人士說。

對此,葉堂林有自己的看法。他認為,在發展的初期階段,“單打獨斗”能夠激發各個單元的積極性,但隨著區域發展的升級,城市與城市之間需要相互合作、相互補位,共同支撐產業集群發展。

四川省經濟發展研究院區域和社會發展研究所所長王建平也注意到,與長三角等區域相比,成渝地區在經濟規模、產業層次、城市競爭力、科技創新、開放型經濟、城鄉區域協調發展、市場化水平、一體化發展程度等方面均存在較大差距。從短期看,推進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建設,需要重點突破一些難題:一是如何促進成渝雙核良性互動。重構成渝雙核的產業體系、分工格局、空間網絡,形成兩地分工協作、有序競合的關系是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建設必須解決的問題。二是如何發揮好市場主體推動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建設的作用。

目前,一些領域的協作已經開始。顯著一例,就是四川資陽和重慶潼南區、大足區,聯手打造中國檸檬品牌。

樂山也在行動。樂山市發改委主任許天毅表示,正圍繞電子信息、新能源新材料、裝備制造等產業,與重慶對接,以期在更多的領域形成配套和上下游協作。

政策一體化也被認為是推進產業一體化的重要一環。因為“取消不同區域間政策落差,才能讓市場真正發揮資源配置的決定性作用”。

正是秉持這樣的思路,天府新區成都直管區和重慶兩江新區制定了等價化政策,改變原來互相“殺價”的模式,將選擇權交給市場主體,并將此舉稱“政策融通”。

對于此舉,蔡之兵說,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提出雖然晚于京津冀、長三角、粵港澳這三大區域,但在一些領域上,成渝地區有機會“率先一步”。


編輯:付弋 發布時間:2020-09-30
往期回顧 查看更多
国产午夜福利在线观看视频